起底高仿号灰色生意经:团伙运作 行骗成本几乎

生产基地

起底高仿号灰色生意经:团伙运作 行骗成本几乎

  ◇“一个人有5~10个高仿号,月入超过5000元不是问题。”

  ◇当虚假账号为平台带来日活跃用户数量甚至广告收入时,平台的态度就不可避免变得暧昧

  ◇“部分公司为了完成业务绩效,纵容或主动去做虚假账号。”

  屏幕里,“假靳东”“假刘德华”一口一个“姐姐”;屏幕外,中老年女性沦陷其中,纷纷打赏。在各大短视频平台,这荒诞的一幕屡见不鲜。  

  不仅是假明星号,一些高仿号冒充政府部门、商业机构、专家名人,在网络平台上收割流量、变现套现。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通过调查发现,这些高仿账号的背后,是一条造号养号卖号的灰色产业链。

  受访专家建议,打击高仿号平台既要加强管理,运用技术手段及时识别、清理;也要通过合理升级智能算法推送程序,杜绝高仿号视频被推送至程序首页的情况发生;更要多方联动,补齐监管空白点,让高仿号无处遁形。

  高仿号骗局遍布网络

  短视频里的假明星号是高仿号的最新变形。

  根据顶象业务安全专家田际云的观察:前两年,微博最常见的是冒充专家或“股神”的高仿号,比如曾存在大量冒充经济学家华生的账号。随着短视频兴起,明星替代股神,成为人们欲望的投射对象,能够给予陪伴和赞美的假明星纷纷登场。

  不只名人,普通人的网络账号也会被高仿。

  网友张惠的朋友“MissX小姐”的微博账号,一日通过私信联系她,谎称人在国外付款不畅,让张惠帮忙垫付机票钱。该账号当天凌晨还发布了在罗马游玩的图片。因此,张惠没有怀疑,爽快垫付了13900元。直到发现对方发过来的还款转账截图是假的,她才意识到该账号是高仿号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多地网友都曾遭遇微博好友高仿号私信诈骗。有的被要求垫付机票,有的被要求垫付行李托运费,看似不高明的骗局,却让人防不胜防。

  高仿政府部门、商业机构的账号也不在少数。

  “您的小轿车免年检期限即将到期,可在微信公众号线上年审。”福建泉州许先生曾接到这样一条信息,他根据短信提示,搜索到名为“福建车辆年检”的公众号,点击其中链接后被引导至一个网址,输入银行卡号、发动机号、卡密码及短信验证码后,被骗走2000元。

  一些账号仿冒金融机构,借帮助粉丝提升网络借贷借款额度等方式套钱。

  记者在小红书上搜索“支付宝”和“微众银行”,看到不少账号都打着支付宝或微众银行××经理的名号,并以相应官方商标作为头像。而且这些账号的回复语气都很“官方”,让人难以分辨。在新浪微博上,记者使用“微粒贷”或“借呗”进行用户检索,也找到了不少高仿号,一些账号的粉丝数量甚至超万人。

  行骗成本几乎为零

  “互联网时代什么最值钱?流量啊。”一名微博高仿号从业者向记者透露,做高仿号成本很低,只需做些复制粘贴的活,引流却很快,然后通过接广告、带货、卖号等方式把流量变现。“一个人有5~10个高仿号,月入超过5000元不是问题。”

 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,部分高仿号呈现团伙运作、矩阵生产的特征。

  在某短视频平台上,一个名为“董事长马总”的虚假账号不定期发布马云的视频,该账号关注列表中的47人全部是名为“马总”“马老师”的高仿号,账号发布的内容也基本相似。

  这些高仿号集聚流量后,最直接的变现方式是接广告。

  记者以拜师为名联系一名高仿号操纵者,他说,当粉丝数量达到一定规模后,会有传媒公司上门要求“推一些不好听的歌”,并通过剪辑伪造出明星唱这些歌的视频用以播发。“60万粉丝的账号一首歌价格在150元到300元不等。”

  一些养成后的账号还可售卖。记者在一个高仿号交易平台看到,“假明星号”属畅销类型,一个66万粉丝的账号售价高达3万元。综合各平台的假明星账号来看,此类账号吸粉并不难,一个刚注册的新号仅发布8个视频即可拥有10万粉丝,几天变现数千元。

  直播也是高仿号快速渔利的一种方式。

  在一个名为“东歌”的语音直播间内,“假靳东”频繁向粉丝索要打赏和点赞。“弟弟最近在拍《第一次起飞》,希望姐姐多支持。是缘分让我们走在一起,每天拍戏回来我都会看你们的留言。”记者观察期间,随着主播的吆喝,140名观众送出700多份礼物。直播结束后的数据显示,主播获得17万点赞。

生产基地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张先生

手 机:13988889999

电 话:020-66889888

邮 箱:admin@163.com

地 址: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